YunTaiFeng

兩位美國出家人對香港的看法

Kcng(蜀.郡.新.玉) [78106:2441], 15:54:06 04/09/2017:

兩位美國出家人對香港的看法
兩位美國出家人都是年輕的白人,一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博士,另一得博士學位於威斯康辛大學,均為高級知識分子,且精通中文。兩人於七十年代隨旅美法師宣化上人出家於加州三藩市萬佛聖城。宣化上人乃東北人,早年追隨虛雲老和尚學法於廣東,四九年赴香港,六二年來美宣揚漢傳大乘佛教,其歸依弟子數以萬計,剃度弟子亦有五十多人,不少為年輕的白人男女。上人於旅美多年後,曾率領其弟子約十人返回香港宏法,以上兩白人出家人亦在內。以下一段乃此兩位出家人對香港的觀感。由於兩人對事物的看法頗為一致,故沒有指明那一句話出於何人之口,且為了行文方便,在不失原意之下,對原文作出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改。由於沒有得到兩人的同意,在此也沒有道出法師們的名號,請兩位法師不要見怪!
一般香港人,刁鑽、巧詐、喧囂、奢侈!香港太小、太窄、太擠,污濁逼人的悶熱、浮靡、擠得如沙丁魚般的人群。印象:金錢、營利、競逐、猛如烈火一般的慾網。此地的廟宇香火旺盛、煙霧迷漫、紛紅駭綠、眩眼奪目。整個香港霓虹閃爍、充滿了商業味道。香港人,現在他們只像肉軀的機械人,身體有如一架汽車,任意開駛一翻,遲早機件會壞掉。究竟為了什麼值得這些人這樣拚命的追求,這樣的放不下?香港的銅鑼灣、中環、跑馬地,都是高樓林立,市面一片奢侈繁華,大部份美國城市,比起它們來也見遜色得多。在市區裡,女士們花枝招展、爭妍鬥麗,公子哥兒們則花天酒地、朝歡暮樂。與這些男女相比,我們這一班比丘及比丘尼,恍如處身另一星球!在他們的眼中,我們是一群不懂得享樂、甘於清苦的愚蠢的人。但在我們看來,他們這些人只不過是為了〝虛妄而生、虛妄而死〞的可憐憫者而已。本地的居民,大都歧視西方人,稱之為〝番鬼〞,又不喜歡出家人,當然更看不起我們這些〝番鬼和尚〞了。在這個充滿行屍走肉、麻木不仁的社會,要教化群邪,必須流血流汗、長時間的努力不懈才行,這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必須使香港人認識到佛教不是老太婆教、不是死物、不是放在樓閣上的偶像,佛教是活的、是人教、是眾生教。在東蓮覺院拜佛,心清神明。這個道場有一股高雅絕塵的氣氛,牆上壁畫裡的聖像,恍若對我微笑。此時,我的心靈有如回復年青時代的聖潔無瑕,默默地與畫裡面的聖人,心照不宣。到香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深深地體會到人類醜惡的面目。這是香港人受環境所迫,內心的貪瞋痴完全浮現的結果。其實在菩薩看來,一切世法,如夢幻泡影、如空中花、如水中月,實無所有,何必這麼執著?在將要離開香港之際,想起〝華嚴經、問明品〞有云,〝眼耳鼻舌身,心意諸情根、一切空無性,妄心起分別。〞這就是香港。
在兩位美國法師的眼中,香港竟是如此的不堪。其實整個世界,何嘗不是如此!香港不過是現實世界的一個縮影而已。在今日這個世界上,那裡又有淨土?正如〝楞嚴經〞所云,器世界之所以現出山河大地、房廊屋舍、六道眾生等千差萬別,不就是由於眾生對妄心所起的執著而形成的嗎?所謂〝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