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战略论坛

與未允先生談人生之修正版

Kcng(常.斋.箭.鸟) [78082:3128], 12:19:16 02/21/2016:

與末允网友由人生談起
末允网友在〝人生的回憶與挽留〞一文中有云,〝三樣東西挽留不住:生命、時間和愛;你想挽留,卻漸行漸遠。有三樣東西不堪回首:災難、死亡和愛;你想回頭,卻苦不堪言。〞站在世間法,人有生便有死,對那些珍惜自己生命的人而言,一旦面對死亡,的確是情何以堪。而時間隨著個人的出生而開始,也隨著個人的死亡而結束,要挽留也不可能。我在日前由於再一次看了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一套美國電影,寫了以下的一些感言,內云,〝昨日再一次看了由瑪麗蓮夢露及羅拔米湛所主演的美國西部片,大江東去,當我在電影結束之時聽到了該影片的女主角瑪麗蓮夢露唱出了影片的主題曲,曲中那淡淡的離情別緒,使我的眼中幾乎流下淚來。我第一次看該影片是在上世紀一九五六年,當時我初抵香港,轉眼之間,六十年過去,影片中那美麗動人的女主角及英俊豪偉的小生,而今都化作一杯黃土了,所謂,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信焉!〞我在文內沒有寫出的是,當年我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孩,現在卻已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翁了。所謂,〝光陰摧人老,歲月忽已晚〞,對一個老年人來說,過者已矣,來者卻不可追,確是令人傷感的。
俗語云,〝英雄難過美人關〞,一代豪雄項羽在英雄末路之時,尚有〝虞兮虞兮,奈若何〞之嘆,其他的人,可想而知。子曰,〝食色性也〞,人人皆活在色慾之中,但至死不移的愛卻不易得,此所謂〝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人〞是也。中國的梁山伯與祝英臺,西方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之所以使無數的青年男女視為崇拜的對像者,乃是因為他們這些人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去維護他們所建立起來的情愛之故。對一般人而言,真愛難求,卻是事實。縱然真摯的愛情,不是這麼容易遇到,但世上的英雄豪傑及風流之士,為此而終生尋尋覓覓者有之,為此而身陷其中不能自拔者有之,身處其境而能夠保持清醒者,又有幾人?情愛之於人,可謂重也矣。
根據佛教的理論,人生本來就是苦的,毫無快樂可言。某些人之所謂快樂人生,不過是像駝鳥一樣的把頭埋在沙堆中,故意對人生的苦視而不見,自己欺騙自己吧了。面對自己生命的終結,在中國的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聰明才智極其過人的風雲人物,為此而黯然神傷、鬱鬱而終!以唐代大詩人,詩聖杜甫為例,其詩沉鬱頓錯、感人肺腑,從表面看,那是憂國傷時,實際上卻是深感人生之無常,老之將至故也!試讀其詩曲江二首,之一,〝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且看慾盡花經眼,莫怨傷多酒入唇。江上小樓巢翡翠,溪邊高塚臥麒麟,細推物理應行樂,何用浮名伴此身!〞之二,〝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穿花夾蝶深深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春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所謂〝細推物理應行樂,何用浮名伴此身〞者,杜甫在垂暮之年見到花落萬點,隨風而飄,觸景生情,故有此人生轉眼即逝,應及時行樂的傷感之言者也。至於〝傳語春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則是詩人希望光陰的流逝,不要這麼匆忙,〝願春暫留〞而已!一個人年紀大了,由於對生命的留戀,眼看夕陽西下,來日無多,難免令人有無限低迴之感,杜甫是如此,其他的人,何嘗不是如此!以佛家的觀點來說,人除了面對死亡之苦之外,愛別離也是人生眾苦之一。一個人縱使長命百歲,但親眼目睹自己摯愛的人,離世而去,此情此景,的確是令人悲傷的,江淹別賦有云,〝黯然消魂者,唯別而已。〞暫別尚且如此,何況永別!世界上萬事萬物,有得便有失。世上沒有永不消失的生命,也沒有永遠存在的愛情,這就是人生的無常。人類有生老病死,宇宙有成住壞空,一切都在變幻不定。我們人類既然生活在這種情境之中,是甘心接受現實,默默無言的面對死亡而無所作為?還是按照佛陀的教導,盡自己一切的力量,力求在今生今世,徹底了解自己的今生〝生從何來,死從何去〞這些人生至高無上的大問題?以我而言,選擇後者,果能了生脫死,豈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