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yue logo

关于西安事变中“杀蒋”一事的辩论(三)

铁流(梁.峡.之.叶) [163898:10232], 11:21:16 12/04/2015:

关于预案问题,你反复坚持的目的,只是想用以说明宋庆龄的事情,我前面已经说过,这个事情目前的说法,与各种史料是难以吻合的,这一点下面我还会说到。而你说的预案假想例子,也不符合西安事变的实际情况。
这里关键在于,所有相关人物,都是政治人物,他们的任何一个行为甚至是一句话,都不是孤立的个人行为,都会立即在其政治派别中引发连锁反应。所以,当事变发生后,所有人都没有立即表态,无论他们个人心中有没有“预案”。为什么不立即表态?因为事件情况不清,各方态度不清。须知12日当天,给出态度的只有张杨公开通电,无论你要做什么预案,且不说蒋本人的情况,蒋派那些在西安的大人物是不是已经叛蒋,能不考虑么?不考虑,他们各自在军中的势力,你用什么预案掌控?就算不考虑共产党,冯阎李韩刘等等实力派的态度,能不考虑么?不考虑,没这些人的态度,南京政府怎么统一意志?须知两广事变才结束半年,这时桂系都没表态拥戴中央呢,再借机出来个南方的事变怎么办?更何况国外还有个汪精卫,何应钦要实际坐稳蒋的职位,汪精卫是其最大的后台!英美日苏等列强会不会不支持南京(先不说是不是支持西安了)?都不清楚,任何一方的态度,都会给事变增加变数,怎么做预案?那么所有这些人的态度是什么时候出来的?都是13号以后,因为12号这一天,西安内情完全不明,甚至杨虎城与张学良之间是合作还是挟持的关系,都不清楚(蒋被捉后,很长时间内,连身在西安的他,都一直怀疑张杨之间是挟持的关系)。所以12日当天的南京,与国内外其他各派的情况一样,都还在努力弄清事变的实情,包括蒋本人的下落。
这不是我的推测,有事实的。12日当天,宋美龄宋子文孔祥熙这几位,都没有回南京,都是滞留在上海。他们要是有预案,不该去南京设法执行相应的预案么?事实是,这几位重量级的人物,都没有真正的行动,直到13日何应钦发电,他们才到南京(何13日的电报甚至还邀请了宋庆龄!)。为什么他们不回南京?都在等消息,等西安、南京、国内各方和国外英美日苏的消息和态度。没有这些消息和态度,他们谁也无法行动和表态,有什么“预案”都没用。
至于中共方面的“预案”,你的说法就更没道理了。张杨发动西安事变,除了12日提出八项主张外,他们自己就根本没有下一步如何实现八项主张的的预想。而11月30日张学良给中共的电报,希望中共“熬过一两个月”,指的他与山西绥远方面的联合谈判,根本不是西安捉蒋。12月7日请叶剑英去西安有要事相商,更不是捉蒋和发动事变。否则怎么不等叶来相商就动手?张学良至少10日就知道,叶剑英要15日才能到西安。
我已经跟你说过,看电报要一堆一堆地看,不能一份一份地寻章摘句望文生义,为结论先行找依据,否则历史事件的各个方面就无法衔接。比如你说的张学良希望红军熬过一两个月,这是什么意思啊?一两个月内张学良就会捉蒋发动事变?根本不是!张的意思,毛泽东向彭德怀通报的电报中说得很明白。胡宗南西线受挫(山城堡),蒋逼张发动东线进攻,张要拖延,但又怕拖不了很长时间,所以才有一两个月之说,这时候的张杨,还在怕红军打不过胡宗南!而此时中共与蒋有直接谈判,谈判情况也随时在通报张学良。这些情况,都不是张11月30日一份电报就能完全反映的。请再去看看山城堡战斗前后中共和红军内部的往来多份电报,才能看明中共掌握的情况和确立的决心,11月26日(张的“熬过”电报之前),毛泽东给彭德怀的指人译密电,那才是中共已经确立的决心和立场。
你所谓毛泽东对西安事变有预案,与你所谓毛泽东主张杀蒋的说法完全自相矛盾了。中共对西安事变的最初态度,是13日政治局会议讨论决定的方案。如果这是毛泽东西安事变前就有的预案,毛泽东要杀蒋则从何谈起?
至于宋庆龄转电报一事,斯诺是自由记者,他所转述的事情,还事事要毛泽东来认可或否定?就是《西行漫记》中,不符合事实的地方也有很多呢,中共有谁去一一解释了?所以,看资料得有相互印证,不能只选合乎自己先行结论的。
宋庆龄转电报一事或许有,但不可能是在12月12日,因为这个时间上,苏联根本不可能做出决策,理由我已经说过了,事件内容不清,国内国际各方态度不明,怎么决策?你所谓有预案,那得是根据各方可能出现的,多种可能性的情况,做出多个方案来吧?否则怎么应对可能出现的多种复杂情况?可是,你所说的,宋庆龄转的电报和指示,表明的决策是一个方案!各方态势不明的情况下,一个既定方案12日苏联就拿出来了?何应钦宋美龄等等12日都不敢表态呢,苏联倒连决策都出来了,这合理么?
事实上,孔祥熙找宋庆龄,也不可能是在12日夜。因为这时孔自己该如何表态都没定呢,他与宋美龄之间都没协调呢,怎么可能先去找宋庆龄(不管是声讨张杨还是斡旋张杨)?宋庆龄是什么人?不是孤立地存在于历史上的,她是国民党左派最高的代表人物,是政治人物,不是花瓶!你孔祥熙找宋庆龄,她若是一个通电表态,孔将立于何地?孔有那能力控制宋庆龄么?别说孔了,宋美龄都不行。13日何应钦电邀重要人物到南京商讨应对事变,宋庆龄什么态度?不去!若此时苏联已经有决策,若宋庆龄是受苏联指示行动的,这时候她岂不是该去南京争取一个去西安斡旋的名义?岂不是该去设法制止南京亲日派反对西安?须知13日会议之前,南京的讨伐决定还没做出呢,也就是说,南京最强硬的何应钦一派都没最后表态呢。
所以,孔找宋庆龄和宋庆龄表态及态度转变等等,如果属实,也只能是13日之后的事情,而不可能是12、13两日。

军统中统两个特务系统,张学良方面是军统的工作范围,不是中统的工作范围。

关于广播的事儿,我已经说了,事变发生时,苏联的远东广播,只可能在新疆北部、外蒙北部和黑龙江一带能收到。换言之,苏联的广播(无论什么语种),华东地区和西安陕北等地,不能直接收到,这一点我在上面回复中已经说过了。你所谓真理报社论13日晚播发,只是你的揣测,没有实证。按照惯例,14日见报的内容,广播最早也得是14日零点,而不可能是13日。若是再经过国际上的其他新闻社转播,则更晚了。莫斯科14日零点,是英国13日21点,中国14日早上5点,西方何时能转播这个社论(还配发评论?)?你显然不了解当时的新闻电讯情况。就拿对西安事变的报道来说,最早报道的国际通讯社,是路透社上海分社,12日当日上午11时,路透社驻南京记者判明西安有兵变发生(该记者接到新闻线索是大约6点,查证时间用了5个小时),随即电报就到了路透社上海分社(实际收到时间已是下午),上海分社播发的时间大约是晚间10时左右。也就是说,从接到报道再到转播出去,用了大约8个小时!请注意,这8个小时,我已经扣除了收发报和译码时间,是纯粹的新闻处理时间。你总是在用现在的通讯概念去想象当时的时间,那是错误的。就算是当时的语音广播,别的新闻社转播也需要新闻处理时间,就算录音,总得记录文本吧?否则你的播音员念什么?那时候没有电子设备,新闻处理完全是手工,靠纸笔和机械打字机,加上整理校对时间,哪儿有今天的实时播报?换言之,就算直接收到西方的广播而不是中国国内的转发,陕北和西安最早也要到14日下午才有可能。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更何况真理报社论,是公开广播,苏联政府的真实态度到底是什么,不是靠这个社论来传达的。苏联外交人员就向当时的南京政府,直接表达苏联政府的意见(主要内容是西安事变与苏联没关系),而不是靠真理报社论,时间是15日,比社论晚了一天,这才是政府间的实际行为。所以,张杨就算14日收听到真理报社论,也得找周恩来问共产国际的真实态度。毛泽东就算14日收听到真理报社论,也得等共产国际的电报。因为真理报社论是公开的,就像12日张杨八项主张通电的性质差不多(还不如通电代表政府的真实性呢)。实际上,这个社论是发给国际上欧美日本列强看的,连苏联给南京政府的真实态度,都得是外交渠道转达呢。若是张杨真把这个社论当苏联政府的真实态度了,18日周恩来说国际还没有明确意见,张杨还能信么?

你所谓中共毛泽东张杨等等最高纲领最低纲领的说法,完全是一种你自己的妄断。西安事变之前,中共与张学良之间的电报往来,早就明确表示了与张联合的共同目标就是“迫蒋停战”、“迫蒋妥协”,这有不止一份的电文资料为证。这个意见不但在中共与张杨之间如此,张还据此与阎锡山取得过一致意见呢。更何况这时候中共与蒋之间,还有直接谈判呢。所以,有没有西安事变捉蒋,中共的这个基本战略都没有变。在直接对蒋谈判方面,中共的策略是以打迫和(是不是看着眼熟?),山城堡一胜,马上就发通电给蒋冯阎等各方面,表明希望停战。同时给张的电报中说蒋是“中间派”,应迫其妥协。这么多具体的史料,都不去研究分析,坐而论道说什么最高纲领最低纲领,未免舍本求末了。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斯大林对蒋的态度,同样是迫其妥协的态度,否则蒋与苏联的谈判,何以苏联一直那么强硬?就因为蒋一直不肯向苏联明确表示,他将领导中国抗日!如果苏联把中国牵制日本的宝早就押在蒋身上了,直接就支持蒋了,还强硬什么啊?很简单,你老蒋不明确抗日,连蒋准备恢复到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对苏联的态度,苏联都不答应!换言之,西安事变爆发时,苏联根本还不认为蒋一定就能领导全中国抗日呢。事变时苏联的根本态度,首先是事变不能有苏联背景,否则立即会影响到日苏关系(日本可是一开始就说西安事变是“莫斯科魔手”),这才是苏联的底线。至于蒋本人的生死,苏联当时并没有后人所说的那么重视,更谈不上是什么“力保”了。

何应钦想取蒋而代之的态度,只是在确认蒋已经被捉的条件下,无论是不是小动作,所有人都一目了然,更不可能与毛泽东和中共类比。蒋只要失去政治作用,何就可接掌黄埔系,汪就可能接掌南京政府(可能啊),蒋本人生死则毫无关系。何也不是作为个人在行动,他代表着亲日派(背后还有汪精卫呢)。至于宋派,他们何时获得蒋还活着的确切消息?资料显示,是12日夜间,张学良给孔祥熙的电报之后。这个电报之前,宋派各位开展了什么救蒋行动?没有。宋派也不是什么除了救蒋别的不考虑了,宋派对事变的真实态度,是宋美龄给蒋带的那句话:“宁抗日而不亡于敌手”,这个敌手指谁?既不是张杨也不是中共,而是亲日派!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至于你对杨虎城的说法,也是不成立的。杨虎城对发动事变和杀蒋囚蒋的态度,比张学良要坚决得多!可以说,西安事变中各个人物中,真正有杀蒋意愿的,是杨虎城而不是任何别的人。不错,杨个人的意愿在事变中没有实现,但你对杨的论断也不成立。

你关于蒋鼎文作用的说法,也是在不加分析地引用报告文学。事实是,蒋鼎文到南京后,讨伐派并未停止军事行动(不管会议上谁占什么上风不上风)。连宋美龄到了西安之后,前线都没有最后停下来,连宋美龄自己都担心会在西安被炸死呢。直到24日事变和平解决成定局,南京方面的军事行动才停止。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我说共产国际认为张杨发动事变造成中共、西安与南京方面新的对抗是错误的,而不是专指捉蒋。你反驳的理由实在太滑稽了,福建事变两广事变和土地革命战争这些过程中,中共和共产国际对国民党南京政府的政策是如何演变的,你难道不知道么?从反蒋抗日到逼蒋抗日,是怎么来的,你难道不知道么?福建事变时中共在主张反蒋抗日和土地革命,西安事变前中共还是这个主张么?36年9月就开始的国共谈判,中共已经不坚持土地革命,国民党方面则给出“苏维埃区域可以存在”的条件等等,你都不知道么?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那么,张杨发动西安事变,打断正在进行的蒋苏谈判和国共谈判的进程,在苏联看来,是不是在与南京政府之间造成对抗?

杀蒋,如果从个人意愿出发考虑,中共哪个领导人不愿杀蒋?但是,中共又有哪个领导人是从个人意愿出发去思考西安事变和杀不杀蒋的?都没有。连主张杀蒋最强烈的张国焘,也是从他所主张的政治路线上去考虑的。
杀蒋能瓦解掉南京政府么?不能,杀蒋只能是削弱南京政府的力量而已。南京政府的军事力量,还是全国第一强,在失去蒋之后,何应钦会成为黄埔系的新领袖(西安事变时顾祝同刘峙两人的立场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但何的财政力量不足,要么与宋派合作,要么寻求汪精卫的政治力量和日本的财政力量;南京政府的财政力量,还在江浙财阀和英美派手中,可他们没有军事力量,要想不被汪精卫亲日派压倒,就只能与黄埔系合作(这也是何应钦求之不得的);若英美派坚持决裂,汪、何等人就会走到一起,寻求日本的财政支持了!这可是日寇求之不得的吧?
所以,蒋不在了,南京政府会出现一定的动荡,但瓦解是不可能的,毕竟其拥有正统地位和最强的政治经济力量呢,国内其他各派,都还没有南京政府这么大的政治军事财政资源。不管有没有蒋这个人,南京政府都是英美和日本在中国博弈的目标。
也正是基于上述实际情况,苏联方面才会认为此时与南京政府形成新的对抗是错误,因为这样有可能会把南京政府推到亲日方面去。而中共,此时还不具备单独领导中国抗日的实际政治军事财政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