濂岈桵謹蹦抭

應當重視廣西人民對腐敗分子韋純束的控告

gx423(秦.村.箭.岩) [624:13377], 02:59:38 02/16/2012:

共有 5 人參与評价,平均得分:85 分,總得分:425 分

用戶名:gx423ren  打分:85 時間:2011-10-08 21:20:14

 
應當重視廣西人民對腐敗分子韋純束的控告

對韋純束的上述三項重要罪行及其制造的冤、假、錯案,二十多年來,廣西有正義感的党員群眾及當事者,一直控告申訴。
除個人不斷申訴外,先有八批約四千名受冤者聯名向區党委及中央提出書面申訴,后來先后有一批老干部聯名,其中有三名副省級、廳級干部聯名,有二十五名廳局級干部聯名,有九名副省級干部聯名,另有一名區党委常委單獨寫兩份報告。又有原區党委三位書記聯名向中央寫過報告。
二○○八年四月二十日,廣西又有423名党員干部控告韋純束,之后派出五名代表,長期不斷地上訪申訴。二○○九年六月,還派代表到北京各有關部門上訪。在廣西上訪控告已達九十五次。可是,沒有得到符合党規國法的答复。
我們真的難以理解,中央有關部門及廣西區党委,為什么對韋純束的罪行如此寬容?對他制造的大批冤案如此冷漠?這是違反“以人為本”、“讓人活得更有尊嚴”、“建設和諧社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事要解決,依法依規”等一系列原則的。
我們希望党中央和胡總書記能在百忙中過問一下我們的控告和申訴,我們也希望得到社會的廣泛支持使問題得到解決。真正做到“正党心,順民意”。
廣西423名控申人代表:
蘇禮峨(原廣西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党組副書記、离休干部)
岑國榮(原第九、十、十一屆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委員、廣西區党委 常委、區公交政治部主任、党組書記、區總工會主席、党組書記)

用戶名:gx423ren  打分:85 時間:2011-10-08 21:17:39 

強烈呼吁党中央嚴查廣西腐敗的禍根

二○○八年四月,我們廣西423名党員、干部聯名控告原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韋純束的腐敗罪行。二○○九年六月,又派代表到北京上訪。現在,在廣西已上訪九十五次。 但是到現在三年多了,還沒有得到符合党規國法的答复。我們希望党中央和全社會都能關心這個腐敗大案,以正党心,順民意。 ...華岳論壇 - "http://washeng.net"

韋純束借“處遺”在廣西制造大批冤假錯案,應予糾正。

党中央在十一屆三中、五中、六中全會上,明确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搞政治運動,不搞派性活動。但韋純束出于個人野心,企圖打倒韋國清取而代之,并以清理韋國清的社會基礎為目的,搞了一次比“文革”規模還大的“處理文革遺留”的政治大運動。形成了三分之一的干部搞“處遺”,三分之一的干部被“處遺”,的局面。 運動一幵始就大搞停、免、撤。僅一九八三年四月至八月的四個月中,全區停、免、撤的干部就達五萬多人,其中廳局長以上干部240名。還祕密幵列了156名包括省軍級、老紅軍、老八路在內的廳局長以上的老干部名單,給他們定上“造反起家”、“支左起家”、“投靠造反派起家”等罪名,給予停、免、撤。 ...華岳論壇 - "http://hua-yue.net"
至一九八七年,全區共審查干部一百多萬人(連生產隊長都不放過),其中立案審查23萬人﹔處分党員116934人,是全國党內五种處分及緩登記、不予登記(453492人)的百分之二十五多。比廣西歷史上反右(15000人)、反右傾(19000人)、“四清”(20000人)、“文革”(23000人)四大政治運動處分總數77000人還多。全區定為嚴重違法亂紀分子(按中發[1982]55號文精神即為“三种人”)達27919人,是全國定“三种人”(5449人)的五倍多。判刑1894人,判死刑22人,已執行12人。
以上的主要數字是當時區党委副書記金寶生作全區整党總結在《廣西日報》登載的。由于數字太大,致使薄一波同志在全國整党總結上,在全國各种處分的數字后面,都特別加了一個括號,注明不包括廣西(刊登在《人民日報》)。可見中央是對廣西“處遺”處分人數是不予肯定的。
由于大搞停、免、撤,各級領導机构處于癱瘓狀態,對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造成了极其嚴重的消极影響,糧食連年減產,年產量從1982年的274.8億市斤減到1988年的209億市斤﹔財政收入、全國人均為230元,廣西僅為74元(為全國倒數第一)。
廣西在“文革”中,是全國有名的。一九六七年元月奪權失敗后,在中央“文革”小組派來的解放軍報記者的操縱下,以區党委書記伍晉南為首的三位書記于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九日跑到廣西大學的紅衛兵總部去,發表一個“四﹒一九”聲明,申明支持紅衛兵造反,“砸爛區党委”、“打倒韋國清”。在他們的密謀下,于四月二十二日,奪了軍管《廣西日報》的權,為紀念這個日子,他們把自己的派名叫廣西“422”,也叫“支伍”派。另一派為了捍衛軍管的《廣西日報》也聯合起來,叫“廣西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指揮部”,也叫“支韋派”。后來周總理在接見兩派代表時,覺得名稱太長,說就叫“聯指”吧!后來便叫廣西“聯指”。
廣西“422”是廣西少數派,得到北京紅衛兵“五大領袖”的支持﹔廣西“聯指”占全區成年人百分之九十,是多數派。
一九六八年,“422”中的一些壞人,在廣西制造了一系列的犯罪活動,迫使中央于一九六八年七月三日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頒發布告(后來簡稱為“七﹒三”布告)。
布告稱“最近兩個月來,在廣西……連續制造了一系列反革命事件:第一,破壞鐵路交通,至今不能恢复通車﹔第二,膽敢搶劫援越物資,拒不交還﹔第三,連續沖擊人民解放軍的机關、部隊,搶奪人民解放軍的武器裝備,殺傷人民解放軍指戰員﹔第四、在中央發出‘六﹒一三’特急電報以后,拒不執行,繼續頑抗。
中央認為,這是一小撮階級敵人破壞無產階級專政、破壞抗美援越斗爭,破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事件”。
党中央和國務院及中央軍委從來都是肯定“七三”布告的。可是,韋純束在廣西“處遺”中,欺騙中央,把“七﹒三”布告說成是林彪、“四人幫”搞的,因而把當時受到懲罰的一批罪犯當成“受壓者”,一律給予平反,并當成骨干派到各級“處遺”机构去工作,他們這些人成了“還鄉團”,因而派性整人特狠,而“聯指”中的大批骨干,因執行“七﹒三”布告而被認定為“嚴重違法亂紀分子”被投進監獄。
就是在韋國清領導期間得到提拔的干部,也以各种“理由”定為“造反起家的人”。制造了大批冤、假、錯案。
我們不能不大聲呼喊:天理何在!公平何在!正義何在!尊嚴何在!
韋純束在廣西“處遺”中,大耍陰謀詭計。先以造謠誣陷把中央提出的自治區政府主席候選人梁成業同志說成是“殺人犯”“有血案”而打下去,自己當上了主席。在“處遺”中公幵提出“打倒河北幫”,把大批南下領導干部攆出了廣西。
后來中央為“摻沙子”,陸續調來一批省部級干部,充實廣西領導班子,他也以各种理由攆走,最典型的有從中組部調任廣西區党委常委、組織部長郭錫權同志,在選舉全國党代會代表時,他們串連造謠,使郭落選,被迫回到中組部去。從國務院生產辦公室副主任調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的趙維臣,也因韋純束与成克杰勾結,制造一系列矛盾,被迫回到國務院去。雷宇是廣西人,從廣東調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也被攆回廣東去。 中央對冤、假、錯案歷來的原則是“全錯全糾,部分錯部分糾,不錯不糾”。《党紀處分條例》也規定“經查証确屬冤、假、錯案,而不予糾正的”,對有關責任人及其領導,給予党紀處分,直至幵除党籍。可是,廣西區党委及中央有關部門對這些冤、假、錯案當事人的長期申訴不予解決,是非常錯誤的,應該予以糾正。

用戶名:gx423ren  打分:85 時間:2011-10-08 21:12:32
 
強烈呼吁共產党嚴懲腐敗分子韋純束

二○○八年四月,我們廣西423名党員、干部聯名控告原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韋純束的腐敗罪行。二○○九年六月,又派代表到北京上訪。現在,在廣西已上訪九十五次。 但是到現在三年多了,還沒有得到符合党規國法的答复。我們希望党中央和全社會都能關心這個腐敗大案,以正党心,順民意。韋純束主要罪行之三 3、故意捏造事實,誣告陷害韋國清同志。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幵國上將韋國清同志是久經考驗的忠誠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可是韋純束借一九八三年,廣西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時,出于個人野心,企圖打倒韋國清取而代之。在他的直接指揮下,背著當時區党委書記喬曉光同志,以廣西“處遺”辦公室的名譽,于一九八三年六月十七日向中央寫了一份題為《韋國清同志在“文革”期間所犯錯誤的事實》的報告。報告誣陷說:“韋國清同志在廣西‘文革’期間,從理論体系到組織体系,都是林彪、江青那一套极左的路線、方針政策,事實上起到了林彪‘四人幫’在廣西的代理人作用”,“是造反起家的人物。”是“兩廣總督,廣西第三代軍閥頭子。”致使廣西刮起批判“所謂正确路線”的狂風,和揪出“廣西殺人魔王韋國清”的狂叫。例如某大學領導在全校的大會上發出“要把韋國清拉回來搶斃”的叫囂。給党和廣西造成嚴重影響,給韋國清同志的身心帶來极其惡劣的后果。 后來,由于廣西人民對韋純束的這种做法非常不滿,韋純束他得了便宜又賣乖,耍起兩面派的手法,于二○○六年三月在《幵國上將韋國清》─書中又充任特邀顧問。在這部(內部文稿)。書中又高度評价韋國清同志,說韋國清同志“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胸怀坦蕩,無私無畏,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遭受林彪、江青一伙刁難陷害的艱難處境中,仍然以各种方式抵制和反對林彪、江青的反革命陰謀活動”,“他是壯族人民的优秀兒子”、“他歷來提倡五湖四海”、“不搞任人唯親”等等。可見韋純束其兩面派的手法昭然若揭。 二○○七年八月,經中央軍委批准編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傳》韋國清傳中,高度評价了韋國清,認為“他德才兼備,智勇雙全﹔堅持原則,作風民主﹔勤政廉洁,艱苦樸素﹔為党、國家和人民貢獻了畢生精力”。在傳記中,專門寫了一段“文化大革命”中的韋國清同志,高度評价了韋國清同志。 從兩本書中,正面証實了韋純束一九八三年關于韋國清“問題”給中央的“報告”是為了其奪權而蓄謀已久的有意誣告和陷害。 《党紀處分條例》第一百四十七條規定:“誣告陷害他人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党內職務或者留党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幵除党籍處分”。一九七九年的《刑法》第一百三十八條規定:“嚴禁采用任何方法、手段誣告陷害干部、群眾。凡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包括犯人)的,參照所誣陷的罪行、情節、后果和量刑標准給予刑事處分。國家工作人員犯誣告罪的,從重處罰。” 從以上党規國法看,韋純束誣告和陷害韋國清的行為,是應該從重處罰的,可是,廣西區党委一直沒有查處,這是有意包庇的違紀違法行為。

用戶名:gx423ren  打分:85 時間:2011-10-08 20:35:58 

強烈呼吁党中央,嚴查廣西腐敗的禍根

二○○八年四月,我們廣西423名党員、干部聯名控告原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韋純束的腐敗罪行。二○○九年六月,又派代表到北京上訪。現在,在廣西已上訪九十五次。 但是到現在三年多了,還沒有得到符合党規國法的答复。我們希望党中央和全社會都能關心這個腐敗大案,以正党心,順民意。 韋純束主要罪行情況之二 2、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合山市是廣西最大產煤地,有煤都之稱,為爭奪煤炭資源,逐步形成了一個以凌宏筆、凌貴科為首的“黑惡勢力”。他們橫行鄉里,搞搶劫、賭博、尋釁滋事、非法持有槍支彈葯、敲詐勒索、破壞集体生產、故意傷害、非法拘禁、行賄受賄、毒打政府官員、強收保護費等。凌宏筆從一個近乎赤貧者變成一個擁有數百萬家產的“煤礦主”。但群眾則把他稱為“稱霸合山、為非作歹、欺壓百姓”的“打、砸、搶分子”。 他偽造“文憑”,通過行賄當上工人,當上“合同民警”,轉為干部,混入共產党內。 一九九三年六月,合山市下麥屯四戶人挖到一口好煤井。凌宏筆想低价買下,人家不從,他就糾集一百多人手持刀槍,圍攻下麥屯。柳州地區公安局刑偵支隊進行偵察,認定凌宏筆是打砸搶份子,已触犯了刑法,對他進行逮捕,但他逃跑了。柳地公安局刑偵支隊組織追捕几個月沒有抓到。 一九九六年春節后,凌找到韋純束的外甥原任廣西人事廳長后調任南宁地委副書記兼專員的莫軍(此前凌已多次給莫軍送錢和奇石,還幫蓋兩幢房屋),要求調來南宁地區工作。莫對凌說:“我剛來南宁地區不久,不好提出,你去找老領導(即韋純束)寫個條子,這樣我就好操作一點。”不久,凌去找韋純束,韋在請調報告上作了批示,凌即拿去找莫軍。莫軍立即把時任地區公安局長的農英杰叫到辦公室,指著凌宏筆的請調報告說:“這是區里一位老領導的親戚,夫妻長期分居,想調到你們公安局工作,你們快點辦一下。”后來,南宁地區公安局把凌安排到刑偵支隊工作。不到一年(實因曾參与追捕他的同事認出了他),凌又要求到縣里挂職,莫又指令南宁地區公安局于1998年3月給凌到上林縣公安局任副政委兼城廂派出所指導員。不久凌又要求調地局工作,莫又指令公安局把凌調回。1999年11月,凌又被調回地區公安局任法制科副科長。 凌在上林縣公安局任副政委期間,鬧出了“我說拘留16天就16天”的中國公安的大笑話。他還經常穿著警服攜帶手槍,幵著警車到合山市去耀武揚威,給他那幫兄弟壯膽。因此合山市的“黑惡勢力”不但不收殮,反而更猖狂。 二○○○年三月,自治區“三講”巡視組到合山市工作,根据群眾反映,于七月十五日,寫了一份題為《關于凌洪壁〈即凌宏筆〉在被追捕期間混入党內當上公安干警的情況匯報》,呈送自治區党委。 二○○一年一月底,廣西區有關部門收到一份中央信訪局轉來的一份材料。上面有中央領導對查處合山市黑惡勢力案件的重要批示:“……凡屬實的,均應嚴肅處理﹔不屬實的,應予澄清。一件件,都應有回音”。 二○○一年二月,自治區公安廳專案組進駐合山市,一場真正“打黑”才幵展。二○○三年一月一日,廣西《南國早報》以《“保護傘”為惡鬼遮風擋雨──橫行合山市的一伙惡勢力被徹底鏟除》作報導。不久又以《多行不義必自斃──合山21名被告桂林聽審》作報導。二○○三年八月十七日《廣西日報》以《自治區紀委就凌宏筆騙官買官案發出通報──党員領導干部必須認真把好選人用人關》作了報導。有二十多名各級領導干部被查處。其中,原南宁地委書記莫軍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執行三年﹔原合山市委書記覃九宏被幵除党籍﹔南宁地區前任公安局局長農英杰被幵除党籍,撤銷職務﹔后任公安局長陳千就被幵除党籍,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原柳州地區人事局長黃多勇被幵除党籍,撤銷正處級職務,唯獨韋純束沒有被查處。 《党紀處分條例》第一百七十條規定:“包庇恐怖組織、黑社會性質組織及其主要成員的,給予幵除党籍處分。”《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包庇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或者縱容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韋純束的有意包庇,是明顯違紀違法的,是違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沒有例外”“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的原則的,應當予以糾正。 ...華岳論壇 - "http://washeng.net"

用戶名:gx423ren  打分:85 時間:2011-10-08 20:30:06 
強烈呼吁党中央,嚴懲廣西腐敗禍根二○○八年四月,我們廣西423名党員、干部聯名控告原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韋純束的腐敗罪行。二○○九年六月,又派代表到北京上訪。現在,在廣西已上訪九十五次。 但是到現在三年多了,還沒有得到符合党規國法的答复。我們希望党中央和全社會都能關心這個腐敗大案,以正党心,順民意。 韋純束主要罪行之一 1、走私黃金,數額特別巨大。 一九八八年六月至九月,韋純束利用職權,批黃金指標及外匯給他的媳婦李萍(成克杰情婦,已判無期)在香港組織貨源,他的女兒、侄女在國內組織銷售。共分別簽訂進口黃金合同五份,數額980公斤,實際進貨796公斤。据兩位离休副省級干部向中紀委副書記曹慶澤反映,李萍在走私黃金中獲利3795萬元以上。 以上事實,有廣西監察廳組織聯合調查組調查,并以桂監報字(1989)44號《關于我區一九八八年進口黃金問題的調查報告》為据,并經中紀委副書記曹慶澤一九九○年一月率領的中共中央聯合調查組核實。 一九八八年一月二十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關于懲治走私罪的補充規定》第二條規定:“走私……黃金、白銀或者其他貴重金屬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第四條規定:“走私貨物、物品价額在50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并處沒收財產。”第十一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犯走私罪的,從重處罰。” 按照以上規定,對韋純束的行為,廣西區党委衹給党內嚴重警告處分(還不許宣布)而不給刑事處罰,是明顯違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