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Yue Forum

玫瑰

荷香(遼.鎮.紅.岩) [586:1684], 12:41:45 2/25/99:

遇見他那一年我十八歲。不諳世事的年齡。
那天是他第一次送花給我。有點怕怕。老爸老媽說過,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
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人家對你好大多有所企圖的。
老爸老媽說得沒錯。他的企圖就是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幵始時沒什么好感,一直拒絕。
那段時間里,每天下午四點半,總有一枝玫瑰准時送到房間門口。送花持續了一個
多月,直到我勃然大怒將花扔掉。果然花不再來。
信卻不曾斷過,整整三年。這其中見過几次面,象個普通朋友一樣,說些快樂傷心
事。感覺彼此在靠近。
后來他工作了,很忙,聯絡衹有靠電話。他依然如故,依然問我那一句話:“你愿
做我一世的新娘嗎?”我依然衹是搖頭。
后來信漸漸的稀了。
后來電話也少了。
后來就衹從朋友那里聽到他的消息,聽到他依然在乎我的一切。
后來有一天竟然在路上遇見,他叫住了想要回避但腳步卻不聽使喚的我,說:“其
實我現在對你一無所求,衹是希望以后遇見時還認得我,請你去喝盃咖啡不要拒絕
。”這句話徹底擊潰了我的防線。

第二年我大學畢業。在太陽底下暈暈地拍完畢業照,看見他在日頭里笑。那天他推
掉了所有客戶的約會,為的是“准老婆”的畢業慶典。我們去了上海最正宗的西餐
館,紅酒的波心里,蕩漾這片片玫瑰花瓣。

一起度過了很快樂的三年。其中他辦起了自己的事業。其中我讀了研究生。其中他
為我們買了自己的房子。

拿到碩士學位的同時,我收到了國外大學的錄取通知。高興里雜著絲不安,我問他
同不同意我走,愿不愿意跟我結婚。他磨棱兩可:“衹要你高興。”跟他討論將來,
他說我會等你拿到學位回來,我要我老婆做科學家。

最終還是沒有結成婚,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雙方父母商定下一年假期等我回國辦
手續。

兩個月后,我离幵上海。

又四個月后,他提出分手。

又一個月后的今天,二月十四日,我獨自一人在這片風塵中徘徊。
手中不再有玫瑰。
心里不再有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