濂岈桵謹蹦抭

每天更新,ditto逛網

ditto(巴.寨.褐.草) [584:8060], 00:18:54 2/24/99:

跟隨世界節奏,每天同步更新
Ditto 逛網
澳門區徽
每天要花太多的時間在網上搜尋卻一無所獲?

這里是Ditto為你每天選擇的“網絡拼盤”,花

一個小時你可以了解很多。我的視線所及有限,

如果你有好的東東,不妨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來信請寄


2月23號星期二
寫在前面:
聽說男人可以“怀孕”,男人們都“恐慌”起來了,當然嘴里要說:這种事情太
滑稽 了,怎么可以呢?昨天的這篇報道引來了紛紛議論。今天破例繼續保留這條
新聞,歡迎大 家各抒己見。
這里選登一些網友的“言論”。

新聞總匯:

全世界的女人今天終于松了一口气了!
--因為 男人可以怀孕了! 現代的科學技術,証明了 宮外怀孕的成功個案。男人
可以怀孕,無疑使得 傳統的性別界限瀕臨崩潰。 有人認為,婚姻的架构也會因此
得到巨大的挑戰!“母親”不再是孕育生命的代名詞,誰說衹有母親才會為孩子去
死?! 一個絕望的父親因為愛子的去世而自責身亡。 ( 讓男人怀孕產仔)
男人怀孕, 這到底是男女平等抑或違背自然?!
(歡迎繼續來信談論yuji1997@hotmail.com)

休斯公司的名字隨著中國大陸的衛星發射而在大陸紅起來。原以為能夠找到最大
市場了,但通訊衛星畢竟是國防重要項目,白宮現在也不得不防了。
(白宮否決休斯公司售大陸衛星)

我們是跟著中國女排長大的,郎平,孫晉芳,張蓉芳,周曉蘭--一個個名字至
今還耳熟能祥。九五年,“鐵榔頭”在中國女排最低谷的時候從美國回到了大陸,
這几年來,中國女排重新接近世界的頂峰。可是,就在表示二千年奧運會前絕不引
退的郎平,日前卻悄悄遞上了辭呈。
(中國女排人事大變動,郎平挂鞭成定局)

在“大兵瑞恩”的光環下,“紅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似乎失去了原有的色
澤。以滴多的眼光來看,前者偏向于 揭露戰爭“殘酷”,而后者則用了大量的蒙太
奇,現實与幻想的交織來刻划和平的珍貴。影片通過一個士兵的眼睛來看待“ 戰爭
与和平”,又從他的嘴里說出對自由、宁靜詳和的生活的向往。雖然和“大兵瑞恩”
比起來有些沉悶,但是電影的鏡頭用得非常漂亮,尤其是拍熱帶叢林里的自然風光,
鏡頭“拉”“搖”得過癮,看得教人不敢眨眼。
今年柏林影展揭幕,“紅色警戒”果然不負眾望,脫穎而出。另外,我一直搞不清
楚什么是“紅細線”的意思,后來有網友解釋,那是一种特种兵的肩章記號。
(“紅色警戒”力奪金熊獎。)

前兩天說的是女人的“作”,其實男人也“作”,尤其是愛赶時髦的男孩子。不過,
他們有個專用名詞:作怪。(亞洲街頭新人類新樣本)

一九九九,几家歡喜几家愁?有人遭搶劫,有人收大禮。鄭州的店堂堂而皇之挂起
了“回收高級煙酒”的牌子!(禮品回收火爆鄭州)

外面是冰天雪地,佛州這邊已經熱浪滾滾了。NBA二十八日在奧蘭多有“決戰”,
球迷們老早就摩拳擦掌了。熱浪隊上周成了風云球隊,四戰四捷!一定是邁阿密的陽
光“加熱”的!(熱浪五連胜最風光)

好萊塢曾經有部叫做“三個男人和一個嬰兒搖籃”的電影。今天在中國,出現了“
一女九父”!誰說衹有女人才愛孩子呢?(九個爸爸和一個女兒)

網絡聊天現在已經不是網蟲的專利了,很多傳統媒体的新聞從業人員也常常上來軋
場子。而一些娛樂圈人為了搶先占領這個新興媒体也紛紛出馬利用網絡聊天來贏得他
們的“煩”。
可是對于一些年輕的女藝員來說,最怕的就是男網友問些無聊的問題了。
(李倩蓉最怕網絡大色狼)

泰森實在不怎么走運。一個好拳手卻接二連三地“出事”,這不,又在監獄里搗亂
了。(醫生停葯,拳王失控)




熱點話題:

“44歲的何葉群負責清掃的大街從廣州僑港路、中山六路一直到繁華的北京路。
每天凌晨3點50分起床,步行25分鐘到達負責路段。孤身一人在黑暗 空 蕩的大
街上走,何葉群說,幵始時害怕得几乎想轉身跑回家,但為了有口飯吃,也不得不走
下去。”
中國的經濟發展很快,而國有企業的改造引來了大量的“下崗”問題。尤其是四
十歲左右的人,文革和“插隊落戶”使得他們沒有讀上几天的書。新一輪的信息革命
他們早已無法跟跑。而“上有老,下有小”的現實狀況,迫使他們不得不重新回頭審
視自己的立足點。(下崗者的故事)

北京的“唐詩宋詞朗誦會”看來的确吸引了不少人,咱江主席親自接見不算,大小
媒体都連篇累牘地上!就這網上,也是第二次有人給滴多的“拼盤”推荐了。今天歪
脖鎮鎮長散宜生推荐了朗誦會報道的圖片資料。埃,道臨老了,尚能吟否?喬臻丁建
華依然是“大哥小妹”如此親密,此番一曲“長恨歌”,正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阿﹔最喜歡看呂中演繹李清照,道一聲“燕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此曲衹應天上有)




奇文共賞:

台灣經濟最近一滑再滑,令很多有識之士對前景擔憂。而經濟的動蕩,則根本是因
為台灣目前政治狀況的混亂。(台灣要救經濟,必須先救政治)

誰說男人不怕老?見過四十歲的阿倫,實在不能跟那句“永遠二十五”的廣告詞相
提并論﹔參加過成龍四十歲的生日,覺得他的人生還象才剛剛幵始﹔觀過四十歲的張
國榮在片場吃麥當勞跳“熱舞”的情形,覺得他再活四十歲也會“不老”--
轉眼,劉德華也要四十歲了。(劉德華如何面對男人四十?)

他的房子是全市的最高點。他在房子的樓梯口放滿了瓶子以防好奇者“入侵”。他
每天的食物由一個小孩送來:是兩塊煎餅。當外面是春風吹拂的時候,他的小木屋里
卻北風寒冷:他穿著滿是口袋的長衫,裹一件黑色的羽絨衣,鼾聲震天響。
(奇异的木板房)

多多看版:
今天一早看版,就發現兩條特好玩的轉貼,說的都是跟電腦有關的東西,讀起來叫人
捧腹。“上網二十天”全部是最最樸實的語言,聽起來好象是“網上阿甘”,不過滴
多強烈推荐你耐心看完,其實我們常常在網上碰到“他”呢。:)
“兼容性的問題”則是一對IT戀人的對話--聽一聽吧,很“學術”的呢。前文是在
美國的事兒,后文則轉到北京了。
都說互聯網力量不可忽視。就我所知,很多作家記者平時都來悄悄“看版”,有時候
還會出手。他們從互聯網上獲得信息,然后再反饋到傳統的媒体。滴多過年打電話回
家,和朋友們聊最多的就是有關“上網”的問題。文匯新民報業集團已經在報社內部
聯網,記者以后也將過渡到網絡發消息--依照文匯報老總編馬達所言,把辦公大樓
出租,讓記者回家寫稿的愿望在媒体向網絡靠攏的今天,應該是不難的問題了。但是,
傳統媒体將面臨新一步的挑戰,就是網絡的加快和擴展,讀者對于傳統媒体的興趣就
會越來越小。怎樣利用網絡為自己的媒体作推銷?這一點,台灣的一些媒体做得不錯,
就是把“頭”免費給你,把“尾”作為訂閱的“法寶”。依我看,大陸目前的狀況是,
缺少好的網絡編輯,所以衹能將報紙上的東西大塊“割”下來制成網絡版。四通据說
已經聘請了一些有經驗的記者編輯加盟,這是好現象。
利用網絡作“尋人啟示”,今天文藝复興的四木公子為一位學漢語的意大利姑娘上網
求助尋找沙葉新。(讓我想起來老沙的名劇:尋找男子漢)啟示不過貼出一個多小時,
就有追星族美媚上來揭榜:事情已經搞定啦!這就是信息時代,呵呵!文复斑竹乘机
加碼:能找到余秋雨么,還有什么上海名人呀?是阿,如果一個BBS能夠有一兩個“
名人”坐鎮,恐怕就會很熱鬧了。有人已經
宣稱可以叫來趙本山了,看來文复有盼了!
這網上喜歡對聯的人頗多,談古論今的也不少。一老中和FO今天分別貼了孫髯的長聯
和其中的一條和聯,大家不妨看看。
“毛澤東”這個名字在中國人的心里要用流行歌詞唱就是“讓我歡喜讓我憂”。每天
都有人在評毛澤東,今天也不例外。有人出貼“紀念毛澤東”,有人說要“簡評一下”,
是個長貼,需要耐心看完。:)
自從“逛網”幵張以來,很多熱心的朋友提意見幫助修改同時也提供好文章的線索。
滴多以為,辦好一個網站,需要靠大家的努力!雖然我每天花很多的時間把這些新聞
和文章整理出來,但是我自己也從中看到很多東西,如果大家喜歡,那就更好了。還
有什么建議和意見,可以寫信給我,或者在BBS以及Mailing List上講,我會慢慢改進。
以下是由“沒頭腦”網友提供的“孟子變成門修斯”。隨著文化交流的越來越多,需
要相互翻譯的東西也多了。在翻譯的過程中,往往會犯一些啼笑皆非的毛病。象這种
“出口轉內銷”的笑話,其實并不少見,尤其是國內的媒体,往往不注明出處和原文,
使得讀者如墜霧里。昨天滴多在講“拉力鳥”(LARRY BIRD)和“沛色”(INDIANA
PACER)的時候,沒有給出原文,多謝熱心網友指出。(PACER:步行者隊)

今日酷站:

文學如今雖然不再象十多年前那么火爆了。可是熱愛文字的人依舊存在,更何況那些
曾經留下了經典佳作的一代文豪們。他們的身影如今出現在了銀幕上。春暉影業公司為
魯迅,周作人,徐志摩,冰心,郁達夫,朱自清,老舍,沈從文,巴金,蕭乾,張愛玲
等十二位作家拍下了--

作家身影


想看前期“Ditto逛網”?請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