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yue logo

倪萍回憶摘抄

倪萍(遼.齋.夢.葉) [580:2090], 21:33:45 2/23/99:

1992年是我最忙碌的一年。6月份一個月里我就同時擔任著四台
節目的主持人,最重要的一台就是直播"中日友好歌會"。這台晚
會和我同台主持的日方代表是翁倩玉,這位在日本堪稱不敗美
女的三栖明星。我穿什么?我不知道。翁倩玉來北京了。一
行几十個人的日方工作組住進了梅地亞賓館,翁小姐和家人單
獨住在貴賓樓這個北京迄今為止最好的酒店。
。。。。。。
“中日歌會”的策划者把舞台設在了勞動人民文化宮的太廟前,
在那兒搭了個露天舞台。直播那天,勞動人民文化宮的人很多,
整個大殿前后都是人,我找不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三點鐘
翁倩玉來了,她見我在大殿外溜達,“倪萍,到我房間來吧,
那里安靜些。”“你的房間?”我以為聽錯了,她在這里怎么
會有房間?我跟她走進了一個門上貼著“翁倩玉小姐化妝、休息
間”足有二百平方米的后殿。里面擺放著一張很大的桌子,上面
放滿了各种水果。我像個客人一樣被翁倩玉招待著。我心里很不
舒服,我謊稱要去化妝了,正要走,便被剛進門的翁小姐的日本
丈夫攔住了:“在這里一起吃飯吧”。他為翁倩玉准備了丰盛的
晚飯,剛從貴賓樓運來的各种小吃。我赶緊說,“我們電視台也
專門為我准備飯了,謝謝。”我慌忙逃走了。出了后殿我看見
了几百人在排長隊領盒飯,我轉身走幵,這個隊我真排不起,
加個塞兒我也決不干。代著滿肚子不是滋味,我帶著三套服裝
走向了舞台,尋找著服裝間,沒有,我找不到換裝的地方。。。
。翁倩玉在哪兒?她在哪兒換我就在哪兒換。然而我錯了,舞台
上場口專為翁倩玉用木頭搭了一個臨時的服裝間,門上用中文寫
著“翁倩玉小姐服裝間”,門口站著一位像衛士一樣的日本服裝
師。我抱著衣服愣在那兒,這房子無論是中國人搭的還是日本
人搭的,他們都應該想到,倪小姐也是女人,也不能當眾露天
換衣服!我把淚水咽回去,跑出了人群,跑到了公園里的一棵
大樹后面,換上了我的演出服。。。謝幕的時候,翁倩玉把她
的父母親介紹了給我,說兩位老人今天專程從日本飛來北京陪
伴女兒現場直播。望著他們一家在舞台中央合影,我一下子軟
了,不想在那輝煌的地方再待一分鐘。太和殿成了我的傷心地,
我衹想馬上离幵、离幵。回到梅地亞賓館,中日雙方舉行慶功
宴會,我沒去。關上門,我放聲痛哭,把我所有的委屈、所有
的怨言、所有的勞累、所有的苦衷全哭走了。。。。。。。

我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希望我的祖國繁榮、昌盛、富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