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YanFeng

是非贊彈話保姆

梁衛國(遼.齋.夢.葉) [579:1871], 21:32:33 2/23/99:



 保姆走進城市千萬個家庭,為忙于勞作的都市人撐起了一片綠蔭。然
而,她們匯入家政行業服務大軍行列時,伴隨而來的既有主人的贊賞、
感激,也有人們的猜疑和不滿。所有的是是非非涵蓋著這樣一個告誡:
保姆要有自己的立身之本。

廣州的保姆几乎全是來自貧窮農村的女性,十六七歲的大多是輟學者或
高考落榜回鄉的學生。年長者有的也有五六十歲了,她們中既有農村剩
余勞力,也有計划生育超生者。進城的目的很明确:掙錢和見世面。

最近,一名已婚保姆卷走了主人的大哥大和首飾、現金,洋洋自得溜回
連山老家“嘆世界”。當廣州公安刑警給她帶上手銬時,她還嚷著返家
帶小孩呢。保姆當家賊,极容易引起公憤,也嚴重地傷害了保姆的形象
。一名保姆偷了主人的手表和現金逃之夭夭。兩年后,市婦聯干部在文
明路保姆“自由市場”把她認了出來,扭送派出所處理。可見,省城花
花綠綠的世界對意志薄弱者确是一個陷阱,涉世未深的農村女性萬不可
掉以輕心。

保姆自身不健康的心態,亦會有損保姆形象。一些保姆進城衹想賺錢,
并沒有吃苦的准備,以為城市里人都是腰纏萬貫。一名已婚婦人應聘到
一位經理家當保姆,中介部門都稱她找到了一戶好人家。可善良的人看
錯了,該保姆雖然在專為她准備的單人房美美睡了一覺,翌晨,她卻要
吵著解約,理由是經理的房子太大了。言下之意工作量太大了。

保姆与主人要取得共同語言,雙方都有一個互相适應、包容和互諒的過
程。而一些倔強、固執的保姆則顯得很不近人情。每晚8 時,有的保姆
就要求主人關燈,好讓她睡覺。一戶主人備好了洗發液和洗洁液,保姆
就是不領情,10 多天也不肯進沖涼房。什么行為干預,什么健康生活方
式,什么居家安全,在不少保姆腦袋里是一片空白。她們出于愛心,將
食物放進自己口中嚼爛再喂進小寶寶嘴巴,把尿布作孩子的面巾也時有
發生。有的找老鄉串門,竟讓幼兒服食安眠葯,好使自己出門。

都市的保姆已形成了一個特殊群体,提高她們的整体素質關系到家庭的
健康与文明。這有賴于保姆自我約束和自我提高。自尊、自信、自立、
自強乃是保姆們的立身之本,保姆干好了,市民是會由衷感謝她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