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YangFeng

模特二奶的辛酸

黃山(沈.國.橙.石) [575:10775], 21:14:49 2/23/99:



  20世紀末,中國女性中悄悄產生一個特殊的類別─ ─未
婚媽媽一族。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人們的生存空 間相對留
有余地,于是,從前几乎難以生存的未婚媽媽 及其私生子就
生存在社會的夾縫中。
  這個特殊類別的存在涉及到諸如計划生育指標、孩 子的
身份(戶口)、今后的教育以及公眾輿論等等一系列 令人頭痛
的問題,社會是否接納她(他)們,人們是否容 忍,她(他)們
又是怎樣一种生存狀態,她們的心路歷 程……這些給社會學
家提出了棘手的問題,另外,毋庸 置疑地這种有悖倫理的文
化現象讓人們不得不深思,世 紀末的中國女性,其中不乏优
秀者,她們為什么要背上 這副沉重的十字架,把自己置于如
此尷尬的境地,情系 她們的男人又在哪里?
            1
  Z小姐是上海某時裝隊的前模特兒,既干得這一行, 自不
用說,身材高挑而富有曲線美,加之模樣清純俏麗, 是時下
許多男人心儀的那种女子。
  Z小姐出生在江南水鄉的一個小鎮,母親早逝,父親 獨自
養育了三個孩子,Z是最小的女兒,她上面還有兩個 哥哥。江
南的水色賦予她清純、溫良和細膩,老爸和兩 個兄長的驕
寵,使Z從小就養了一些小脾气,并且任性, 念完初中她就進
了家門附近的一家絲綢公司,而且順理 成章地成了公司時裝
隊的一個角色。偶然的机會她又進 了上海某時裝隊。當時捧
模特兒的主要階層大多還是一 些暴發戶和包工頭,他們談吐
的粗俗和故作的附庸風雅 常常令人忍俊不禁。在Z還沒有被這
類人掠奪或受到污 染的時候,一名C先生不期而至,并且不失
時机地占据 了她的芳心。這個從京城來的年輕有為的新一代
商人彬 彬有禮,溫文爾雅,涉世不深的Z以為他的作派代表著
崇尚已久的京城文明,于是一見鐘情,并且毫不猶豫地 以身
相許。這個畢業于北京某名牌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C 初識Z小
姐時剛剛新婚,但是,他還是不可抗拒地被Z 的清純和柔情似
水俘虜。他新婚的妻子是与他同校畢業 的化學系的高材生,
她的智商絕對無可非議,但是,作 為女人,她几乎沒有陰柔
之情,處處爭強好胜,就連做 愛也很強硬干脆。若不是結識
Z,C無從領略女人的另樣 風景,就是Z隨手做的江南小菜也
讓他留連忘返,贊嘆 不已。于是,他們雙雙墜入愛河。北京
和上海相距很遠, 但是,每每C想念溫順若小貓的Z便直飛上
海做生意, 他也常常把Z帶回北京住在豪華的賓館里。C曾向
Z許諾, 在時机合适的時候,他便离婚,讓Z穿上漂亮的嫁
衣。 后來C与Z難舍難分,C便在北京給Z租了一室一廳的公
寓,并且把Z安排在自己的公司里既做祕書又做公關小 姐,C
同在一個公司的弟弟了然C与Z的關系,与Z也平 安相處。
Z小姐的溫良和俠气使她在跟隨C的8年中付出了美麗的 青
春,她從來不好意思正面跟C談論婚嫁的事,總是相 信C這個
她如此崇拜的男人會給她一個好結局。當她心 態不平衡的時
候,也使些小性子,但是,想到C也艱難, 生意越來越不好
做,壓力很大,再說,C從未克扣過她的 零花錢,便又心軟。
蹉跎歲月,當年清純的女孩一去不 复返。可惜Z的悟性不夠
好,在跟隨C出入生意場時并 未學得精明和練達,連基本的生
存本事都沒有學到,衹 是結識了一些C的朋友和生意伙伴而
已,倒是在社交中 學得世故。老爸期盼的眼光,哥嫂的詢
問,Z驀然惊醒, 8年,抗日戰爭都打下來了,C的离婚案還
沒有提到議事 日程上來。于是,一場不可避免的爭吵以后,Z
毅然离幵 C回到了江南小鎮。但是,經過北方文明的熏陶,Z
已經 很難接受江南小鎮古樸的風情了,她受不了兒時好友談
吐的俗气,看不慣工作節奏的緩慢,回家几天她就能挑 出家
鄉的一大堆毛病。在逢場作戲与當地一個款爺暗渡 陳倉時,Z
惡心得差點嘔吐,那男人在做愛前不洗澡,做 完愛也不沖
洗,姿勢還怪怪的。盡管他許諾Z跟他好, 他立即幫Z移居新
加坡,Z還是一接到C問候的電話立馬 就坐飛机回了北京。
  C也是一個性情中人,一日夫妻百日恩,盡管從理智 上他
也想擺脫掉這种畸形的三角生活,但是,感情上已 很難割
舍。C的妻子對同住的C父母很孝順,她在單位是 一個業務能
力很強的人,替他們掙回了很多榮譽,C父母 對兒媳很尊敬。
同樣孝順的C不可以違背父母的旨意。 盡管在妻子面前彬彬有
禮找不到大丈夫的感覺,也就注 定了Z是一份感情的補償,是
一個替代的角色,离婚一 事C從未給他妻子提起過。但是,終
歸C還是個善良并 且有責任心的男人,他負了更像一個賢惠的
妻子的Z,他 對Z已有一份感情的慣性,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責
任,C愛 怜地迎回了出走的Z。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長久以來Z 崇拜
的C很難有人超越,她又怎能退而求其次,隨便嫁 作他人婦?
于是,一個純粹女人的陰謀在心中升起,下一 次C來与她同居
時,她有意沒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當 她一個月后拿出醫院
的化驗結果告訴C她已經怀上他的 孩子時,C頓時如五雷轟
頂,因為他的妻子也剛剛怀上孩 子一個月。C沒有告訴Z他妻
子怀孕的事,卻勸Z放棄掉 孩子,理由是他的事業發展不順。
Z已經28歲了,像她 那樣的女人,天生就是個好母親,她決
不想放棄掉這個 机會,而且,這一著也是她想出來逼著C离婚
的唯一招 數,她并不知道C妻怀孕的事。Z提出讓C陪她回一
趟老 家,向家人宣布他們已經結婚,給老爸有個交代,她便
把孩子處理掉。C花了一大把錢來上演了一場假結婚,由 于C
負Z,假結婚的排場比真結婚還大,引起了小鎮上的 人議論了
好些天。但是,回到北京Z仍然不愿意處理掉 孩子,她說自己
的心臟不好,做手術會有危險。于是,Z 与C展幵了男人与女
人之間斗法的事。孩子在Z的肚子 里,C自然不能擅自把他取
出來,斗到第8個月時,C認 輸,想辦法去為Z搞准生証了,
因為在北京的任何一家 醫院均不會接收一個沒有准生証的孕
婦。
  C妻搶在Z的前頭在北京協和醫院臨產了,生下一個 超重
的男嬰。當C告訴Z的時候,Z難以言狀地嚎啕大哭 了一場,
為什么命運就這么捉弄人,8年了,她都沒有動 過這樣的念
頭,不想走到這一步時還是為時已晚了。但 是僅僅晚了一
天,第二天Z就在北京友誼醫院生下一個 女孩。C奔波于兩邊
忙得團團轉。當C妻這邊的人包括C 父母看不到他時,他說正
忙著談一筆大生意,其實是赶 往友誼醫院侍候Z。他的行為終
于激怒了C父母和C妻, 父母說,這是你的兒子呀,再掙錢的
買賣也抵不過他, 你老老實實呆著吧。于是在Z產后第三天,
C把她接回租 來的一室一廳,便身不由己地被家人看住了,再
不能分 出身來照料Z。
  Z被孤獨地扔在了那套公寓里,冰箱空空如也,連雞 蛋都
沒有一個。打C的手机,永遠關机,打到C家,被C 母好一陣
盤問,C始終沒有出現。整整三天,Z以淚洗面, 自己硬撐著
去樓下的小賣部稱了几斤雞蛋。從來沒有人 指導過怎樣帶小
孩的Z抱著沒有奶吃餓得哇哇大叫的女 兒束手無策,孩子哭,
她也哭。第四天已經被絕望折磨 得几近瘋狂的Z抱著孩子打的
找到了C的家里。當蓬頭 垢面的C抱著聲音已哭得嘶啞的嬰兒
站到C家的門口時, C母惶恐不安地想赶緊關上門,Z擠幵C母
徑自走到客廳 里。C母大叫:你是誰,你是誰,要干什么!欲
哭無淚的 Z委屈地說了一句:我女兒的父親是你的兒子。再也
說不 出話來。同在月子里的C妻搖晃著走出臥室上下打量Z,
臉上紅一陣白一陣:“你是從哪里來的?怎么襪子都露出 來
了,也敢出門。”已經神經兮兮的Z以為自己果然沒有 穿好襪
子,慌忙低頭看自己的腳,一雙透明的玻璃絲襪 穿得好好的
呀,后來Z請教別人才知道,這就是知識分 子雅气的地方,罵
人都不動聲色頗有藝術性。“襪子都露 出來了”自然是鞋子
不好,破鞋哦。C也出來了,全然沒 有了往日的气焰,卻像做
錯了事的小學生,老老實實地 站在父母和妻子及Z面前,C父
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圈里 的領導,雖說閒賦在家已兩年,做
起人的思想工作來仍 不失領導的气度。他們讓Z坐下卻沒有給
她一份茶,他 們极有耐心地聽Z語無倫次的述說,當Z被自己
的述說 弄得抽抽嗯嗯再也表達不清時,C母才慢理斯條地做工
作:“發生這樣的事是不對的,是你們年輕人的沖動,違 背
了社會的規範,C有責任,你也是成年人了,也應該為 自己的
行為負責。”見Z沒有激烈的反應又接著說:“C是 有家的人
了,希望你們雙方心平气和地好好談一談,找 一個妥善的辦
法來解決。”之后便攙扶著C妻進了臥室, 并且,重重關上了
門,把C与Z扔在了空蕩蕩的客廳里。 雖然老人的話句句在
理,但是,這种境況下對已走投無 路的Z無疑是落井下石,這
個場境Z一生一世都記恨, 并且發誓決不讓自己的女兒認這個
家門。曾經相愛的兩 個有情人,這時倒像斗紅了眼的公雞,C
恨恨地說:你怎 么找上門來了。Z也恨恨地說:都怪你,都是
你害的,有 誰生下孩子三天就得洗那么多尿布摸那么多冷
水,你看 看,我的手全裂了。我要告你,重婚罪,還有虐待
哺乳 期的婦女兒童……最終還是C把Z母女送回了租來的公 寓
里,一安頓下來,C就去了保姆公司帶回一個農村的中 年婦
女。雖然C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如魚得水,但是對 家庭的處理
還是小學生,在自己家里,有老父母支撐, 用不著他來操
心,而Z天生擅長家務并侍候男人,他從 未經心過細節,Z与
C妻同時坐月子,他以為那邊有父母, 有妻的家人,這邊他盡
量多的時間來陪著Z,未曾料到父 母及妻的不依不饒。其實,
若有經驗,雇請一個保姆就 給自己留出余地了,所以C始終不
是個工于心計或有城 府的人。對Z,C衹有采取安撫政策,月
供1萬元生活費 讓Z好好帶孩子,他有能力時為Z買一套房子
解除其后 顧之憂,條件是讓Z不要生事。Z持著出生証對C
說,除 了兌現諾言還要与她一起把假夫妻扮演下去,她不想
讓 老父親傷心。否則,她就告發他。律師出身的C知道法
律會對他不利,但是,他不愿意Z以這种方式要挾自己, 他自
認為還是一個具有責任心的男人。他不想再与Z糾 纏這件事,
便索性依了Z。對父母和C妻的責問C衹有保 持沉默。其實有
了這樣的事實婚姻又豈能如此簡單的了 結,以后的生活注定
了還會有戲劇性。倒是C妻這樣一 位高學歷、高智商的人中之
鳳始終沒有提出与C离婚, 受了那么深的傷害,還有如此大義
凜然的舉動也值得探 索。Z毫無疑問衹能是C另一枝很受用的
玫瑰而已。 Z和她的女兒就在C的庇護之下度日如年。C定期
光顧Z 所定居的小屋,儼然是個丈夫。Z經歷了  那么多事
之 后,被錘煉得世故而刻薄,偶爾還有些神經質。但天性 善
良的Z對C仍寵不誤,衹要C踏進家門,Z便分分秒秒 侍候在左
右,一條手巾都舍不得讓C洗,每每倒是把洗 臉毛巾和擠好牙
膏的牙刷送到C的手里。衹要C來,Z會 用整整兩天的工夫為C
去准備一餐可口的飯菜,C的臥具 也被隨時整理得服服帖帖。
Z對女兒除了相依為命的愛, 還有一份深深的欠疚,她竭盡全
力不想讓女兒受一點點 委屈。自從滿月,她再沒有讓女兒夾
過一塊尿布,全是 托在自己的掌上把出來的。從前大手大腳
不算計的Z兩 年沒有給自己置過衣服,女兒的生活用品卻可以
裝5個 大箱子。Z讓女兒從小就叫C:爸爸。盡管如此,每當Z
想起在C家時C父母那不可理喻的眼光和C妻不屑一顧 的轉身
而去,屈辱的淚水便會模糊眼睛,殺死C的心都 有。但是,她
和女兒還得靠C生活,既然選擇了這樣的 路,就得忍辱負重。
敏感的脆弱的心在這樣的磨礪中慢 慢會變得若石頭般麻木。
  在女兒2周歲時,Z和C一同把她送回Z的老家托親 戚代
養。C更加忙于生意,衹是偶然打電話問候一下Z, Z帶了兩
年小孩子以后重新投入她傾心的京城社交生活已 有恍若隔世
的感覺。Z正當年,C都把她擱淺在那套公寓 里孤零零的,被
生活滋潤得頗具丰韻的女人有些耐不住 守活寡的寂寞,再者
女兒的戶口至今沒有著落,于是有 朋友出主意,C終歸不是她
的,還不如趁年輕找一個可靠 的男人結婚,女兒的戶口自然
就不成問題。這是一個一 步到位的好主意,本來無所事事的Z
又幵始打扮得很光 鮮周旋于京城的婚介所里。盡管Z風韻猶存
并且熱衷家 庭事務,但是一當知道她是個未婚媽媽,男士們
都節節 敗退,在中國有中國的國情,男人們很現實,卻現實
得 很可愛,他們愛你卻愛不起你,他們深知你的目的性太
強,當不能如你愿時,便會產生痛苦和矛盾,与其將來 讓你
痛苦還不如沒有最初,于是他們見好就收。而且Z 本身由于C
在她心中的情結太重又哪能那么容易真正接 受別的男人,Z生
活在誤區里,已很難修正。在男女場所 穿來穿去沒有找到如
意的男人,倒結識了許多女友,于 是,傳說中Z有同性戀行為
又成了新聞。
  無論今后能否找到可靠的男人,好在C已經咬緊牙 關湊了
50萬元在花園新村為Z買下了一幢房子,在京城 衹要有房子
就什么都不怕了,于是,Z忙著裝修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