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YangFeng

我怜憫過一個女孩

黃山(沈.國.橙.石) [573:4250], 21:12:58 2/23/99:

 1997年國慶節前夕,正當我喜气洋洋張羅著准備同相戀
五年,令我痴痴等待了兩年的進修學習歸來的未婚妻喜結良
緣的時候,我萬萬沒有料到,她會說出“其實我從來沒有愛
過你”這樣傷人心的話來。几個月前還在信中說“我多想變
成一衹小鳥,快快飛到你身邊,建立我們溫暖的家”的她,
卻毅然決然地向我提出了分手。

  起初,我以為她是在幵一個很大的玩笑,畢竟我從阿克
蘇地區電視台調到新疆經濟報社已經三年了,我們各自生活
在遠隔千里的兩個不同的城市,直接見面的机會很少,彼此
都有些生疏了。

  “我是認真的。”她說。

  這句話聽起來有些耳熟。如果不是我記憶力不好的話,
我還能清楚地記起她兩年前說要嫁給我時,說這話時的那副
動人的神態。

  “那么,成家的事呢?”我對突如其來的變化深感困
惑。
  “成家?怎么成家?你有這個條件嗎?”她气呼呼地責
問,仿佛我做錯了什么。
  “條件?什么條件?”不明就里的我,依然想問個明白。

  “你說你現在有啥?你有我喜歡的高檔組合音響嗎?你有
自己的小車或者哪怕出門就能打的嗎?你連個手机也沒混上,
你現在窮得衹剩下几千冊沒用的書了,你說你為了事業,可
你為我考慮過了嗎?你讓我怎樣同你過日子? 你又怎么能夠保
証讓我幸福?”她說得好像很有道理,當然也就顯得理直气
壯。

  我突然感到坐在我面前的她,是那樣陌生。昔日那個將
徐志摩的詩抄滿了日記本的純情女孩,連影子都找不見了。
我不敢相信,短短的兩年時間,是什么力量能把一個人從一
個极端推向另一個极端,難道真的像一首通俗歌曲里唱得那
樣:“不是我不明白/實在是這世界變化太快”嗎?

  盡管我無法回答她提出的一連串的問題,但我實在無法
割舍5年來的感情。我不相信她從來沒有愛過我,至少在我供
她去進修學習前,她對我表現出來的激情,讓我想起灰姑娘
和白馬王子的故事。

  我耐心勸導她:“家里的東西,可以慢慢添置。經濟條
件,我們可以共同創造。”
  “就憑你寫詩?能掙几個大毛?”她一臉譏諷的表情,邊
說邊朝樓下張望。

  透過玻璃,我看見樓下停著一輛轎車,一位胖乎乎的中
年男子正低頭看腕上的手表,我一下就明白過來了。
  她還要把她沒講完的話講完。她說:“黃山,不是我忘
恩負義,實在是你跟不上形勢,你落后于這個時代了,你自
己還一點也不知道。比如說我問你,什么是熊市,什么是牛
市,你能回答得上來嗎?再比如……”

  “好了,請你不要說下去了。”我及時打斷了她。她的
話像一把利劍,深深穿透了我的心。  我問她:“你已經
決定了?”
  “今天來你這兒就是要給你說清楚,免得你以后怨
恨。”她站起來似乎准備告辭了。
我說:“我不怨恨你,可我被一個人欺騙了。”

  “你是指我上學花了你一兩萬塊錢是嗎?那又怎么樣! 你
想要回去是不是?你有証据嗎?再說,我5年的青春時光心思都
花在了你身上,我失去的机會不知有多少,5年前我還小,被
你頭上詩人的光環欺騙了。應該說,你被你自己的夢想欺騙
了,我也被我自己的夢想欺騙了,現在該到夢醒時分的時刻
了。”聽得出來,她的口才這兩年的确大有長進。
  面對如此伶俐的口齒,一貫采訪別人的我,竟然無言以
對。我苦笑著在心里說,我沒有被自己的夢想欺騙,因為那
不是夢想,那是一种無法用金錢衡量的理想。那個理想就
是:做一名有良知的好記者,做一個永遠的讀書人,做一名
自由歌唱的詩人。

  長久的沉默。
  她害怕這种沉默,匆匆進行那次談話的結束語:“話又
說回來,相信你一個堂堂的記者,一個文化人,不會做出報
复自己愛過的人的事吧?你的情義我永遠都記得,將來你有困
難,我有錢我一定幫你,我欠你的情我這輩子會還清的。”
  她終于走了。

  淚水,扑簌簌打濕了我男兒的胸襟。我這個人性子硬,
多大的事也從來沒有落過淚。
  這回不是因為傷心,而是因為怜憫。一個男人對一個患
色盲的小女孩的怜憫。深深的怜憫。
  我怜憫這位与我有5年緣分的女孩,在她快要抓住幸福人
生的最后一刻松了勁,她將永遠失去一個优秀男子對她的一
片無价的真愛。

  我怜憫她的混沌。她的道理觀,僅僅是“有情后補”﹔
她的价值觀和幸福感,僅僅取決于是否擁有“高檔組合音
響”、“轎車”、“手机”和懂不懂“牛市”、“熊市”。
  我更怜憫她迷誤的青春。兩年的高等教育,她沒能更清
醒地認識世界認識自我,反而像迷失了方向的羔羊。她沒有
利用大好時机在她進修的那座美麗的城市獲取智慧,而是恰
恰相反撿了一些垃圾回來。
  我怜憫一個失去美的靈魂的女孩。
  我不敢想象她的未來究竟會怎樣。
  虎年的春節到了,在遙遠的天山腳下,望著窗外漫天飛
舞的雪花。

  我又想起了當年那個雪花般純洁的女孩。這是烏魯木齊
這個冬天最后的一場雪了,春天的腳步聲已經近了~